世間好物不堅牢,看新闻看天下。
做最好的新闻

凯时kb88.com开户平台·抗战时期上海“锄奸”行动,对付汉奸的是愤怒的子弹和斧头

人气:935时间:2020-01-11 18:38:29

凯时kb88.com开户平台·抗战时期上海“锄奸”行动,对付汉奸的是愤怒的子弹和斧头

凯时kb88.com开户平台,那些卖国求荣的民族败类是决不会有好下场的。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在上海的地下组织军统上海区,他们利用上海租界的“治外法权”这一特殊性,以租界为据点,遁迹潜形,在大上海这个看不见的战线上,与日伪势力展开了近距离的厮杀。

(一)

1939年后半年,当时军统锄奸的重点放在上海。因为上海沦陷较早,一些亲日汉奸倒行逆施,有恃无恐,活动十分猖狂。戴笠严令军统上海区,对所有恶迹昭彰的大汉奸及镇压抗日力量的伪特工总部特务坚决予以制裁。军统上海区除了成功地实施了对亲日附逆的上海帮会大头目张啸林、伪上海市长傅筱庵、汪伪反共救国军第二路司令何行健等人的刺杀行动外,还以大量卓有成效的行动,展开了一次次惊险而又极富传奇色彩的刺杀,使军统声名远震,家喻户晓。

1939年9月9日晚,投靠日本片山特务机关充当情报员的汉奸王永魁和刘永,经所认识的一位自称“王树林”的邀请,参加在公共租界四马路湖北路角的“致美楼”饭店的饭局。晚21点15分,当这两人饭后下楼时,被王树林从背后以手枪射杀。这实际上是军统上海区第三行动队组织的一次成功的刺杀汉奸行动。

上海救难民儿童教养院总干事李如璋是一个积极亲日分子,9月24日下午2时许,在公共租界福州路云南路角天蟾舞台入口,就在李如璋乘车之际,刹那间窜出军统上海区第二行动队5名枪手,枪手一顿痛射后离去,李如璋在送往山东路的仁济医院后死去。而另一个参加汪伪组织、家住在徐家汇徐家镇路俭德村4号的邵范九,11月13日晚21点10分,在和朋友的宴会后,徒步行到法租界自来火街西兴旅社入口时,军统上海区第一行动队的3名枪手从背后开枪射击,邵范九当场毙命。

由于当时法国政府困窘于欧洲局势,而在东方对日本采取妥协政策,所以在上海法租界的一些官员也积极协力于侵华日军,法租界公董局警察政治部督察员程海涛就是其中一个,他暗中投靠日伪敌势力,并在汪伪特工的利诱下,收受了高额“津贴”,积极参与破坏国民党军统特工组织活动,被军统视为眼中钉。1939年10月18日早8点50分,程海涛从自家乘黄包车出勤,到法租界贝勒路康悌路角时,军统上海区第三行动队特工遽然出现,以手枪向黄包车背后射击,当场将程海涛射死在黄包车上并暴尸街头。

当时汪伪特工总部用招降纳叛、威逼利诱的策略壮大的队伍,吸收了大量国民党等叛逆分子,积极从事破坏沦陷区抗日地下组织、镇压抗战力量的罪恶活动,成为军统的死对头,可是军统特工没有漠视汪伪特工总部特工人员的所作所为,对他们展开了毫不留情的刺杀。

赵刚义早先参加军统组织,被日伪俘获后,投降加入了伪特工总部并被委任第三大队长,他穷凶极恶地搜索并破坏军统等地下抗日组织,罪行累累。1939年12月18日晚21点35分左右,赵刚义走到公共租界南京路大新公司演艺部入口附近,跟踪而来的军统上海区第三行动队林焕芝等5名枪手出现在赵刚义面前,赵猝不及防,胸部、右肩、大腿被5发子弹射中,当即死去。

伪特工总部第一处长陈明楚和反共救国军第二路司令何行健两人同样原为国民党军统成员,可是被日伪逮捕后,变节下水,反过来残害抗日志士,无恶不作,气焰最为嚣张。1939年的圣诞夜晚23点,陈明楚、何行健进入沪西愚园路1401号惠尔登舞厅娱乐,在翌日12月25日凌晨4点35分,两人出来在舞厅门口商讨去哪里吃饭时,在重庆特派员吴安的指挥下,原军统上海区负责人王天木的保镖马河图、岳清江、丁寳龄3人迅速地举枪射击,陈、何两人当场毙命。

(二)

1940年的新年之际,军统特工们没有沉浸在节日里,而是立即投入了对汉奸的刺杀行动中。1月14日晚22点30分,在公共租界牛庄路的戏院更新舞台,大汉奸俞叶封在看完艺演后走出更新舞台出口时,被事先埋伏在附近的军统第二行动队队员开枪击中,俞叶封在送往仁济医院时死亡。

1月21日晚18点,汪伪特务谭文质与其妻谭淑仪及杨国栋3人在沪西愚园路和邸8号3楼家中用餐,军统上海区第二行动队两名队员冲进其室内后,以迅猛之势用利斧将谭文质等3人砍死。

2月19日晚19点10分,伪上海市政府警察局侦缉总队要员陆雨亭在公共租界广东路中央饭店打麻将时,忽然有两个身着西装的人持枪冲进来,原来这两人是军统第一行动队第一组的特工相强伟等人。在相强伟两人一顿痛射之下陆雨亭头部中弹,送至仁济医院后死亡。

2月25日晚23点40分,汪伪特工总部机要处副处长钱人龙在特工总部交际科长丁时俊的陪伴下,到公共租界静安寺路仙乐舞厅游玩后,在舞厅门口被事先埋伏在门口的第二行动队员陈默所射杀,送到宝隆医院时已经死亡。

当时的上海第一区市运执委难民救济委员会难民教育主任兼大亚广播局经理刘仲英和大陆新报社记者许申投靠日伪势力,积极地致力于侵华日军倡导“大东亚新秩序”的宣传工作。2月27日早10点,刘仲英出了住处,走到革安坊入口时,被追踪而来的军统第二行动队陈默射中,刘仲英胸部中弹三发,送到宝隆医院后死亡。3月26日下午16点45分,大陆新报社记者许申在去往大陆新报社的途中,走到公共租界汉壁礼路112号时,被军统上海区直属第一组一名枪手射穿腹部,在福民医院抢救后得以保命。

公共租界著名巡捕头谭绍良在上海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他结识当时上海的三教九流,在租界能呼风唤雨。抗战时期,他趋炎附势,摇身一变成为一个亲日分子。1940年4月13日早10时许,春风得意的谭绍良从公共租界威海卫路75号的小妾家中出来乘车之际,潜伏在附近的军统上海区第二行动队陈默等4人突然闪现而出,几声枪响过后,谭绍良当即毙命。

曾任中孚银行总行副经理的谢芝庭当时兼上海华中水产公司常务董事,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他投靠汪伪势力,任伪上海特别市府顾问。1940年5月,汪伪财政部长周佛海开始筹建“中储银行”,成立了一个筹备委员会,可是当社会风传谢芝庭将出任中储行上海分行行长时,他的人生便接近了终点。5月6日晚21点,谢芝庭乘自己的汽车来到公共租界戈登路25号大都会舞场游玩,23点55分当他在等车回宅之际,被埋伏在附近的军统上海区第二行动队陈默等人射杀,在送至宝隆医院后,谢芝庭不治身亡。

军统锄奸的行动仍然在继续。5月28日早10点30分,伪和平建国军第十二路司令部第四大队长顾云平和两位家人及四名保镖在公共租界汉口路云南路角的扬子饭店801室谈话时,突然间,军统上海区第三行动队蒋安华等人从房间门口往屋内一顿乱射,结果顾云平身中四弹当即身亡,其他3人被打成重伤后送至仁济医院。

6月5日晚21点左右,在法租界文昌路41号的“苏浙皖肃清委员会”驻锡办事处少校参谋纪天寿和龙志生两人出宅之际,被埋伏在附近的军统上海区第三行动队特工林焕芝等3人所伏击,少校参谋纪天寿当场被打死。

陆锡侯是上海滩的一个买办,他依靠外国势力在上海投资有方,取得商业上的成功。日军侵占上海后,为了自己的利益,陆成为一个亲日派人士。6月12日傍晚17点15分,陆锡侯在法租界福熙路246号附近乘车之际,被军统上海区直属第一组特工成员射伤,从那以后他的活动变得收敛起来。

穆时英是一个著名文人,可是他却是一个没有气节的人,于上海沦陷后投靠日伪政权。

1940年3月,汪伪政权江苏省省长李士群扶持创办的《国民新闻》创刊,穆时英任社长,主持工作,成为汪伪政权的笔杆子和喉舌。6月28日晚19点30分,穆时英于公共租界福州路福建路路角准备乘黄包车回家之际,被军统上海区直属上海站廖公绍刺杀,当场毙命。

8月3日,伪上海特别市府税务局法律顾问杨伯华和其友程天锡在公共租界的家中谈话时,突然有3位“客人”来访,在他打开门时,这3人拔出手枪对准杨伯华和程天锡一顿乱射,杨伯华当即死亡,程天锡受重伤。原来这是军统上海区直属行动第一组所为。

8月9日中午12点45分,汪派系社会部报界组员毛羽丰,前去友人的公共租界虞洽卿路的大中华饭店时,被军统上海区直属上海站廖公绍刺杀。

伪南京政府监察院委员袁岘公是当时一个活跃人物,他频频出入汪伪各界势力活动场所,抛头露面。当袁岘公自南京来上海后的11月9日,被军统上海区掌握其行踪,11点40分,在公共租界赫德路15弄14号室内,军统上海区直属第一组组员冲进室内,以利斧将袁岘公砍死,汉奸袁岘公的人生就是这样被军统特工轻松地画上了句号。

就在这一年的圣诞前,12月22日晚,伪上海特别市府警察局侦缉总队外勤主任陈光炎来到公共租界广西路678号金山饭店就餐。19点40分,就在觥筹交错的欢娱中,军统上海区第一行动队第三组刘金德等两人突然冲进室内,没等陈光炎反应过来,刘金德以三发子弹射中陈光炎头部,陈当即毙命。

(三)

1941年1月,汪伪政府为了推行其经济政策,收集一批懂得金融知识的汉奸组建设立了伪“中央储备银行”,而军统特工们也积极行动起来,随即对这些金融汉奸们开了杀戒。

3月16日12点左右,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会计副主任张永刚在法租界西爱咸斯路291弄73号,被化装客人的军统特工拔枪而射,张永刚受伤后被送至广慈医院,保得一命。张永刚随后转院到法租界大华医院,接受治疗。可是军统的行动并没有结束。4月16日10点30分,突然有7名军统特工造访张永刚病室,其中4人放哨警戒,3人进入室内后,以利斧将张永刚劈死,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时法租界上有个盛植人,是上海滩商界上的“成功人士”。上海沦陷之后,盛植人积极奉行日汪伪政权的经济政策,推行汪伪“中储券”的流通,并出任伪上海沪西区市民联合会主席。3月30日下午15点,在法租界霞飞路116弄9号的盛植人宅中,有一个来访者叫门,当门开时来人拔枪而射,盛植人胸部中两弹,当即死去。刺杀者是军统上海区第一直属行动组特工。

4月8日上午9点30分,苏浙皖统税局第一科人事股长陈凤辉在早出勤途中于公共租界威海卫路同孚路角等巴士时,突然背后有人开枪,但他只是头部被子弹擦伤。原来这是军统上海区第三行动队所为。

4月14日下午14点左右,伪中央储备银行要员沈礼卫出席净土庵友人的葬礼后,在牯岭路52号净土庵门口欲归宅而乘车之际,等待在附近的两名军统直属行动第一组特工突然拔出手枪,将其击毙。4月21日16点40分,中央储备银行会计检查员万鼎莫,从银行到公共租界爱多亚路560号的中南饭店二楼时,被追踪而来的军统第七行动队特工张秉权当场打死。4月23日晚21点30分,公共租界天津路201号的联益商业银行突然遭到军统直属行动第一组7名特工袭击,特工往银行门口投掷了手榴弹,又向门卫开枪射击,将门卫打成重伤。

就在对金融汉奸实施刺杀的前后,对其他汉奸和亲日分子,也进行了痛击。

3月17日晚22点,伪上海市工会整理委员会委员胡兆麟外出时被军统第一行动队第三组特工追踪,在他走到公共租界虞洽卿路南京路路角处,突然特工从其背后射击,胡兆麟头部中两弹,送至仁济医院时已死亡。

严伯威,曾任黄埔军校一期教官。严伦魁曾是上海滩有名的大律师。这两人在抗战爆发后,甘当汉奸,严伦魁出任伪上海地方法院院长,严伯威则担任伪南京政府军事参议员。

29日下午15点30分,这两人前去法租界绿班路时,在南市文庙路学前街上遭遇军统上海区第六行动队潘绍岳等人的刺杀行动,由于戒备森严,军统特工没有得手,两人在警卫的护送下仓惶逃离。

法租界公董局公报处翻译董枢积极奉行当时法租界对日妥协政策,唯日汪伪马首是瞻,使自己走向一条人生不归路。4月3日12点15分,董枢从公董局出来行至法租界麦赛尔蒂罗路1号时,被军统特工射杀殒命。4月24日晚23时许,伪南京政府社会局要员法商电车工会会长蒋兆祥外出徒步行至法租界亚尔培路汇丰银行前,被4名军统特工打成重伤。5月13日晚17点20分,日本人控制的老闸署监察官尤复赓和巡查囚兆贤两人前往公共租界云南路278号扬子饭店,入口时,被军统直属行动第一组所行刺,尤复赓被打死,囚兆贤身负重伤。

特别警察局侦缉队副队长印占卿积极效力于日汪伪势力,秘密调查抗日人员,参与破坏抗日地下组织,罪不可恕。于是军统决定在短时期内寻找时机,组织一次行动,惩罚这个汉奸。

5月28日12点,印占卿在两个警长的陪伴下,乘自用车回温州路住宅,下车时,被军统特工数人所刺杀。而暗中破坏军统组织的青帮洪武社要人孙苏均和张艺玠,于6月2日在法租界菜市路257弄3号打麻将时被两名军统特工射杀。

伪特工总部护卫第二十大队长胡常英,心狠手辣且十分凶残,大肆抓捕军统人士,血腥屠杀抗日志士,是镇压抗日力量的老手。6月24日早8点,胡常英从事务处单独外出,步行到公共租界新民路大安里191号路上时,被追踪而来的军统第一行动队第三组特工从后面袭击,胡常英身负重伤后被送到同仁医院救治,侥幸保住一命。

军统特工一次次成功的刺杀,令汪伪当局闻之风声鹤唳,个个心惊胆战。在上海的日本宪兵队疯狂地展开了破坏国民党军统上海区的行动,扼杀抗日力量。1941年10月末,日宪兵队及汪伪特工总部破获军统上海区的地下组织,逮捕了军统上海区区长陈恭澍等近百名成员,军统上海区遭受了抗战以来最严重的损失,可谓全军覆没。

*本文摘自《文史天地》第181期

作者:丁伟

编辑:卫中

*图为电视剧《伪装者》中胡歌饰演的明台

相关阅读

上一篇:大衣后面的“开叉线”要不要剪开?很多人搞错了,来看正确做法
下一篇:刘备和诸葛亮的君臣关系真那么和谐吗?